達州站列車時刻表 |達州最新航空時刻表|達城最新公交線路運行圖|達州日報社各平臺廣告價格|達州天氣預報 設為主頁|加入收藏
主辦:達州日報社 地址:達州市通川區通川中路118號
熱線電話:0818-2379260 客服QQ:159847861 新聞QQ:823384601
新聞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達州日報網通訊員群:243997895
  當前位置:首頁>> 美文 >> 

本是同根生

更新:2019-10-22 10:57:53       來源: 達州晚報 

分享到:
手機讀報看新聞,下載掌上達州
作者:    編輯:龐嵐月

□龍懋勤

內容簡介:小說以一個大巴山走出去的大學生全娃的視覺,敘述了他的幺舅龐士烈在廣東當小包工頭的奇特經歷。龐士烈是一個善于偽裝、貪婪、不擇手段騙人的建筑小包工頭,以卑劣的手段將農民工兄弟的血汗錢據為己有,最后他罪有應得,被人刺瞎了雙眼,再也看不到外面的花花世界。

經過三次高考,我終于考上了一所大學的中文系,雖然是地方大學,我也已經很滿足了,農村出來的孩子,一個已經二十三歲的青年,走到今天這一步,實在太不容易了。如果不是我幺舅,我也許跨不出這艱難的一步,如果沒有經過一年充滿血腥的打工生活,我也許不會破釜沉舟再上考場。也許,那是人生無數個十字路口,無數個高坎陡坡,無數個新的起點,無數個柳暗花明。當我白天獨自坐在校園的柳蔭下,當我夜夜入夢的時候,我都會時時想起我的幺舅,我都會問,幺舅,你現在還好嗎?

兩年前的金秋十月,我離開了家鄉大巴山,前往廣州,去投奔我幺舅。我幺舅叫龐士烈,早年到廣東打工,現在是個小老板。那年,我已經遭遇兩次黑色七月,均以十多分之差榜上無名,連大專線也沒上。我徹底失望了,萌生了外出打工的念頭,我爸叫我跟他學裁縫,好歹有個糊口的手藝,被我斷然拒絕,其實我心里還有一個夢,只是不愿說出來。爸爸拗不過我,只好說,那就到你幺舅那里去看看,散散心也好,只要你還想考大學,爸爸媽媽砸鍋賣鐵也要支持你。爸爸給了我三百元錢,送我上了火車,就這樣我離開家鄉到了廣州。

我走出廣州火車站的時候,正是早晨天剛剛放亮的時候,放眼一望,心里既興奮又彷徨。我以前到過縣城到過市里,但從沒有到過重慶、成都,今天一下來到更加繁華的廣州,滿眼高樓大廈,車流似水,人流如潮,一下有點見了世面的感覺。但是,站在這人頭攢動、個個面冷如鐵的廣場上,舉目無親,我一下又失去了方向。幸好有幺舅在這里,我不用像其他農民工那樣,挎著背著一個大編織帶包包,里面塞滿了薄棉被破衣爛衫。我只帶了一個雙肩挎的便宜的帆布旅行包,里面裝了一些換洗衣服,還有十多本小說、詩歌、散文、故事方面的書,應有盡有,那是我的寶貝。我是個中等個子,瘦瘦的、白白的,加上臉上的一副近視眼鏡,看起來文質彬彬的樣子。

我正在東張西望的時候,一個三十多歲的婦女竄了上來,用蹩腳的普通話說,小兄弟,住旅館吧,我們那里便宜,還有小姐。我說,我是來廣州上學的。那婦女笑了笑,有出息呀,小老鄉。我紅了紅臉說,我一聽你那椒鹽普通話,就曉得你是四川人了,大姐,我是學生。婦女說,學生,學生就不吃五谷雜糧了,我們那里也有大學生來耍,小兄弟,有沒有興趣?我漲紅了臉說,大姐,我要趕到學校報到,對不起,我走了。我不敢多說話,頭也不回就溜了,生怕再上來幾個人纏住我脫不了身。老鄉整老鄉,騙你沒商量,我多少也聽說過。

廣場上到處都是來來往往的男女,我茫然四顧,不知該往哪個方面走,這時,又有一個打扮妖艷的女子向我走來,我雖然已經二十歲,算個成年人了,但畢竟是山里娃子,沒見過世面,和班上女生說上幾句話就臉紅,現在更是不敢與女人說話,什么迷魂帕呀,噴口氣就暈呀,那種龍門陣聽得太多了。我心里一陣緊張,急忙向一個書報亭走去,我看見那里有人在打電話。幺舅在佛山搞工程,我曾看過地圖,好像佛山離廣州很近,我決定給幺舅打個電話,讓他來接我,我怕上了黑車,上當受騙。一個小書呆子,出門在外,比驚弓之鳥還狼狽,鳥兒還可以東南西北亂飛,人呢,好像覺得四方八面都是陷阱,連邁哪只腳都有點迷糊,笨人只有笨辦法,等親人,我幺舅是不會算計我的。

打了電話后,我不敢亂走,連背包也不敢放,就在書報亭旁邊傻傻地等人,我想,來買書報的人大都是有點文化的人,不至于打我的主意。還好,等了不到一個小時,我遠遠地看見幺舅朝我走來,他穿了一件米黃色夾克衫,一條淺黃色褲子。我興奮地朝他招手。幺舅走到我身邊,笑了笑說,全娃,沒碰上壞人小偷吧?我靦腆地苦著臉說,還……還好,沒丟東西。幺舅說,你這個娃兒,不想讀書想出來打工,哎,沒出息,跟我走吧。我的名字叫蘇福全,小名叫全娃,大人長輩都這么叫我,比叫名字更親切。我問,幺舅,是不是去趕班車?幺舅笑著說,你們鄉下才叫班車,城里叫公交車、大巴、中巴,我今天是開了小車來接你的,你小子享福了吧。我驚異地問,幺舅,你有小車啦?幺舅說,走吧,哪來那么多話。我不敢再問,心里還在想幺舅剛才那話,你們鄉下,好像他已經不是鄉下人,當了老板,有點居高臨下了,真是人一闊臉就變,出氣都粗了,想必是錢撐著。錢是人的膽,衣是人的臉,其話不假。

(一)

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 | 達州日報社黨風廉政建設 舉報電話:0818-2380088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地址:達州市通川中路118號達州日報社412室
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四川省互聯網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 舉報電話:0818-2379260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51120190013 蜀ICP備13024881號-1 川公網安備 51170202000151號
達州日報社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
黑龙江福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