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州站列車時刻表 |達州最新航空時刻表|達城最新公交線路運行圖|達州日報社各平臺廣告價格|達州天氣預報 設為主頁|加入收藏
主辦:達州日報社 地址:達州市通川區通川中路118號
熱線電話:0818-2379260 客服QQ:159847861 新聞QQ:823384601
新聞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達州日報網通訊員群:243997895
  當前位置:首頁>> 美文 >> 

游東方明珠斷想

更新:2019-10-22 10:55:14       來源: 達州晚報 

分享到:
手機讀報看新聞,下載掌上達州
作者:    編輯:龐嵐月

□蔣興強

打小就聽說上海一帶的男人怕老婆,漸漸地還知道黃浦江的煙雨、上海灘的燈光、十六里鋪的旗袍,說那里滿街的洋貨洋人,還有一個別名“十里洋場”。從那以后,我就在想,若去了上海,得到外灘轉轉,聽聽海關的鐘聲;再去陸家嘴,登上東方明珠,看看世間的繁華,靜靜地想想心事……

機會終于來臨。上海舉辦一個全國性的活動,我有幸在受邀之列。

出行那天,一直灰蒙蒙的蓉城,竟然射下幾縷陽光。飛機到上海,已是傍晚。為節省時間,我們趁著夜色,去看了東方明珠的夜景。

從陸家嘴地鐵3號口出來,第一個橫亙在眼前的景象是一架高近8米、直徑達百多米的O形特大天橋。它環跨了世紀大道、陸家嘴環路和西路等5條寬闊、繁忙的街道;而有著世界樓宇高度和繁華、神奇象征的東方明珠、上海大廈、金茂大廈、環球中心,竟在舉足之間。仿佛,一下把鋼筋水泥的冰冷與堅硬演繹成相融相生的人性溫度,或許這正是現代城市追求的有容乃大和通向明日遠景的一條幽徑。

踏著整潔的石梯,登上氣派、寬大的天橋。從橋上望去,東方明珠底樓呈轉盤式,頭上幾根立柱交錯一撐,一根碩長的由粗漸小的“神針”把3顆大“寶珠”一串,直插云天;再一數小珠子竟達11顆,錯落有致,大小不同,與旁邊國際會議中心的球體一匯,就有了“大珠小珠落玉盤”的意象;隱隱中,又覺得那根“神針”、3顆大“明珠”,更是別有一番物語,恍若定海之神……

過了天橋,來到東方明珠樓前,見售票窗口已亮起了刺眼的燈光,才發現不知啥時天已大黑。面對公示牌“160元到118米‘下珠’觀光廳,220元到‘上珠’和太空世界”的提示,老伴猶豫了,問票怎么買。一想,老伴嫁給我這30多年,我能一心一意像母親孵蛋般把幾個冰冷的文字孵出點“溫度”,全靠她蹴在那個山旮旯種田耙地默默地付出,就微微一笑說,買全票吧!

進了大門,是一條沿“明珠”邊緣、呈C形的引道。隨引道約走半圈,就到了高速電梯口。

乘電梯的人,都很自覺,忽地多進來一個小孩,一對老年夫婦見狀,立即退了出去。電梯奇快,聽不到風聲噪聲,只有憑意識,才能感到電梯的微顫——那是微風拂發稍般的靈悅。

隨著“叮咚!”一聲和雙語的提示,“下珠”到了。跟著人流走出電梯,沿觀景轉盤走了一截,我們才在人少沒喧囂聲的地方停下,觀賞起夜景來。

站在觀景道發現,外面已下起毛毛雨,對面稀稀疏疏的七八棟高樓,像從云里竄上來的“筑”筍,與我們這顆“明珠”為鄰;那些窗口、樓角、樓頂沒有人影,靜靜地泛著或柔和或濕亮亮的光,似乎一幢幢樓宇,原本就是為燈光而筑,這些入駐的“燈族”,就像夜的精靈,在輕紗般的薄霧里,進入了祥和的夢鄉。再小心翼翼一俯瞰,只見樓下那一條條原本寬闊、繁忙的街道,幾乎被一棟棟密密麻麻的樓房遮擋;只有中心綠地、○形天橋、黃浦江和遠處的一條條公路,還能看到大致“面目”,它們全沒了從天橋上看去那宏大的氣勢和眉清目秀的細節;昏黃的路燈下,螢火蟲般大的汽車,一輛緊跟一輛漸行漸遠,最后沒入漆黑的夜色里……

那漆黑之上,淡淡一抹昏黃。再上,天頂灰朦朦一片。

在這“黑”“黃”“灰”三層夜景下,上海大廈、金茂大廈、環球中心則如岫穿云,玉樹臨風,直上九霄。

面對它們的超凡脫俗,挺拔靜美,心底便豁然闊朗;再想世間之人,一占便宜無不竊喜,一吃點虧就糾結不悅——原來這些樓宇雖出自于人,其所獨有的卻是人所缺失的。它們身高千尺,只因人為刻意的缺陷,才落下了讓人攀爬踩踏的宿命,不得不承受著屈辱,但又不阿不屈,本性不改;如有神翅,正借著這夜色,在一個勁兒往上竄;像吃過“仙丹”,得過“點化”,蝶變出甲的陽剛,乙的秀逸,丙的清瘦,紛紛猶神鵬翔空,各領風騷……

靜靜一想,其實最“世俗”,莫過如我般庶民。命在鄉下,人在鬧市,不是被房子、鹽米困憂,就是被人情、聲名累著,本來就過著將就的生活,還想著幾十幾百年后的事;而眼前這些事物卻真身未變,還是鋼筋、水泥——不,是礦石、沙粒,在一個新的坐標點,回望遠方的山野、河灘,還有那些熟悉的故地,即或被生搬硬弄到了這堪稱彈性、圓滑、詭譎之最的人類,也默默地力拒塵世的浸蝕……

而人,比如此刻,我們跟著上行的人,走了幾步被堵住。聽前面的人說是餐廳,有人就出言不遜,C他媽喲!一行人退回,才發現像折騰的人生——電梯口竟在“原點”。

走進電梯,那對老年夫婦也在。大媽問她老伴:“你都來了不止十回,怎么也走錯了?”大叔卻不以為然:“很多時候犯錯,不是我們不明道理,是因為習慣于迷信前面的人,習慣了虛假的表象……”

所幸,電梯的“腦子”比人還清醒,速度極快,不到一分鐘,大家就搭上了去350米高的“上珠”的“順車”。

“上珠”與“下珠”,是一模一樣的“轉盤”,只是直徑稍小些;從“上珠”到上面“太空樓”,就十幾級常見的小梯。我和老伴喜歡僻靜,見大多急于觀景,便先上了“太空樓”。

到“太空樓”才發現,并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“神奇”,一個三四個平方米的臺子,臺子上修了一個幾乎沒有什么科技含量的“太空”模具,人最多只能站在空空的模具后邊,臉貼近透明塑料臉模,擺個POSE拍幾張照。有幾個游客見狀,幽默“真正是‘太空’啊,走走走”!轉身就下去了。

我憨乎乎地和老伴合了一張影,從“太空”樓下到“上珠”,朝外一環視:這個東方第一大都市的夜景,卻出人意料的“簡單”,像梵高的《星夜》,上海中心、金茂大廈、環球中心幾個樓身,如從燈火闌珊處、漫漫霧海里、朦朦朧朧的仙山群閣鉆出來,佇立在眼前,別的都被燈光與薄霧洇染得微黃透亮,一片靜謐,剛才的綠地、天橋、黃浦江不見了,喧囂的車輛、騷動的人群,也已遠去,莫非這道理也像今晚觀景,只有上升到一定層次、抵達至某個位置,才會進入某個視角和理論高度;才能體會到高處的寂寞,孤獨,寒冷……

想到這些,便才覺得低矮的一些事物,是一種幸運。比如,人低調一點,走慢點,未必就是壞事,或許還是一種穩妥。想起這大半生,自己走過的路,和那些深一腳淺一腳、歪歪扭扭的足跡,便想看看底樓花臺那些叫不上名來的小花小草了。

老伴見我想著心事,也沒多問,隨我來到“上珠”邊緣,小心翼翼地拉著我的手,正要下樓,我忽地感到脖頸上癢癢的,伸手一拍——一只蚊子!不知這家伙咋“混”到這個“級別”——進入350米的高空來的。老伴好奇地拉著我的手看了看,又在我脖子上瞧了瞧,笑著問,剛才,在燈光最強的外壁都沒發現有啊?難道是跟著電梯一起上來的?聽老伴這一說,我半信半疑地點了點頭,覺得有些在理。科技和金錢一旦聯姻,就可改變環境。正如我們人,除了登山乘機,憑正常的邏輯,是無法進入這高空的,但有了錢,就有人給你出技術和給水泥鋼材,就有人為你心甘情愿勞動;你想擁有一份寧靜,住得踏實,可以造一座小樓;你想往高處爬,可借錢買門票,升到幾百米幾千米,到月球到太空,還可買個舒適的位置坐一坐……

我看了看樓上,又瞧了瞧地上,一想,人生何嘗不像今晚觀景,升得再高,終究會有落地為塵的一天。所不同的是,人來到這世上,總得有點欲望。這個欲望,可以是登高,可以是遠行,不管是乘電梯還是步行,抑或憑借科技含量高的飛機、輪船、高鐵,體驗了追求的過程,進入了某種境界,懂得了高度、速度、難度、深度,才懂得尺度;知道了寂寞、付出、勤奮、努力、艱辛,才知道什么是享受。這種“享受”,不是別墅、豪車、金錢可比的;也不是老倆口有兩個子女,一個高貴富有孝敬豐厚、一個媽前爹后跑得歡,可媲美的。人落地為塵時,能像這些建筑物,以它獨特的標志、自己的符號,給世界留下點痕跡、光亮、靜影,足矣……

胡思亂想著,和一群年輕人進了電梯,轉瞬就像多變的人生——到了底層。電梯門一開,一股清涼的空氣撲來,還摻著誘人的酒香、肉香、菜香,一見熟悉的街景、厚實的地面,我和老伴不由自主就散起步來……

不知走了多遠,老伴說,你看月亮星星出來了。我才發現,霧散了路干了,酡紅的夜空下,上海中心、金茂大廈、環球中心,竟像“三筍破天”。“三筍”間,從老大632米的建筑高度到附近的老三420米,再緩升到旁邊的老二492米,呈現出一條上行的優美弧線,與東方明珠塔等標志性建筑一道,勾出一道絢麗的城市天際線;這條奢華富麗的弧線,遠看像掛著3顆金光閃閃的寶珠,近瞧則如3只喜慶祥和的燈籠,嵌在藍色的夜空里,醉在了燈火里,搖晃在黃浦江的水里……

走著走著,突發奇想,人,不要總是向往高處。你看,這些低凹處的小草,密密匝匝,只剛才落那點小雨,一下就嫩洋洋了,只一點微弱的燈光,連葉兒上的水珠也晶瑩剔透,只一點微風,就歡跳滾動。還有你看那一池清水,無魚蝦之擾,靜靜地低調地匍臥在那里,夜映星月,日納朝霞。人生不要怕步入底谷,不要怕被周圍的人遺忘。隨著時間的流逝,無論是庶民百姓,還是帝王將相,最終都會淡出公眾的視線,就像登這東方明珠,遲早都會下來……

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 | 達州日報社黨風廉政建設 舉報電話:0818-2380088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地址:達州市通川中路118號達州日報社412室
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四川省互聯網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 舉報電話:0818-2379260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51120190013 蜀ICP備13024881號-1 川公網安備 51170202000151號
達州日報社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
黑龙江福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