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州站列車時刻表 |達州最新航空時刻表|達城最新公交線路運行圖|達州日報社各平臺廣告價格|達州天氣預報 設為主頁|加入收藏
主辦:達州日報社 地址:達州市通川區通川中路118號
熱線電話:0818-2379260 客服QQ:159847861 新聞QQ:823384601
新聞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達州日報網通訊員群:243997895
  當前位置:首頁>> 美文 >> 

巴山土著吳山常(紀實小說)

更新:2019-10-21 11:17:10       來源: 達州晚報 

分享到:
手機讀報看新聞,下載掌上達州
作者:    編輯:龐嵐月

□吳傳信

孩子們在家的時間多,我有時候也給他們講我讀書時候的趣事,講鐵山遭土匪的故事,還有八臺山蔡老漢、賈老漢他們的善良和熱情質樸,有時候就在地壩上教他們寫字、讀唐詩宋詞。

過了一個半月,農歷七月初,王韜濤的病逐漸有了起色,小嫚向我提出由她來實施推拿和針灸。

我有些不放心的說:“這個可不是鬧著好玩的,你要知道穴位和用力的輕重才行呀。”她當著王韜濤的面,脖子一揚,“哼,莫小看我。我們是兄妹,你就在我身上指出穴位位置,讓我知道用力的力道,我才能夠找準穴位。然后,我在常哥你的身上來按摩,拿準了,我就可以代替你給韜濤推拿、用針,我以后還要隨你上山采藥呢。韜濤,你說是不是?”

“對啊,對啊,學到了,不僅可以幫常哥的忙,以后還可以替我們周圍臨近的人治病,這多好呢!”王韜濤趕緊點頭應和。

于是,我開始手把手地教她穴位的位置,推拿穴位的力度,針灸扎穴位的深度,中草藥的用量與適應病情。我在小嫚家住這一段時間,周圍的人也慢慢知道了我這位“游醫”,有啥疾病也來找我醫治。

一天,我們去山上采藥。小嫚說:“解放那年你離開我,我做夢都盼到你能早點回來娶我,結果每次醒來時卻是草帽端水——一場空。”一見她說到這里,我就想方設法岔開話題。

我給她講述我遇到的第一個地方父母官的故事,她也給我說起了生產大隊長李保東的作惡事。

李保東這個糞堆上的靈芝——根子不凈的生產隊長,平時對小嫚就像繞著鍋臺轉的饞貓,總想占小嫚的便宜。當王韜濤工傷后,呆在醫院治療,李保東認為這下總算有機可乘了,而如何對付李保東就成了小嫚必須面對的一個難題。有一天,小嫚從平壩醫院回來看看孩子們,在家里收拾榨菜,李保東得知消息后便趕過來要小嫚進屋說事。小嫚就抓了一把腌制榨菜的辣椒面在手里,以做防備。剛走到屋里,早已心急火燎的李保東一把褪下自己的褲子,沖過來一把抱住小嫚,小嫚順勢將辣椒粉搓捏在他的私處。李保東頓時哇哇大叫起來,推倒小嫚,跑進廚房,把一缸的清水都舀來沖洗,弄得廚房里像行船一樣。

洗完,李保東忍著痛,咬牙切齒說:“楊小嫚,隊上沒有錢為你男人治病了,等著你男人去死吧。”“你不拿錢,我就把你干的丑事說出去,讓你坐牢。我反正沒有活頭!”

小嫚毫不示弱地抓住李保東的軟肋。李保東沒想到小嫚和他平時欺負的那些婦女完全不一樣,權衡利弊,只好答應如果王韜濤在醫院治療結束后,小嫚可以專門在家服侍王韜濤,隊上給她按照上工計算勞務。

“常哥,你知道我為啥要那樣狠辣的對他嗎?他有了一次就會有二次,還有三次,我不想躲在豬尿泡里過日子,受盡他的窩囊氣,我要讓他知道我可不是軟柿子,想咋個捏就咋個捏。這事,我也對王韜濤說了。”小嫚在說這些事時,一會哈哈樂,一會淚水流。

小嫚和我到山里采藥,去老虎寨,走羊子巖,到斷頭崖。我給她講食耗兒肉的故事,她夸我硬是腦殼兒聰明辦法多;講紀奇豪的戀愛,她說自己也不喜歡這樣的人,紀奇豪是炒蝦等不得紅,扯著耳朵擤鼻涕。一路上,她也有說不完的話,都是東鄰西鄰講不完的事。我們在山里采回天麻、黨參、白靈芝、紅靈芝等等,這些藥物用于調理王韜濤的身體,我還詳細為小嫚介紹治療胃病,降血壓,止腹瀉的各種中草藥。

有一天,我和小嫚去采藥,在林家坡遇上了暴雨,渾身淋透。我們來到白巖洞躲雨。巖洞很大,里面有一塊平整而干凈的石頭,外面是茂密的林木,我們就去拾取了洞口的枯葉、干柴,烤火取暖。

洞外,雨還在扯天扯地的落,沒有停留的意味兒。洞內,夏日里潤濕的暖氣開始有些撩人。

“常哥,我想靠在你的肩膀上。”過一會兒,小嫚開始喃喃自語:“常哥,你后悔過我們的事沒有?我認為你是鵝卵石掉在醬缸里,是一個糊涂蛋。你未必真不明白我要什么啊。”

她一把摟住我的脖子,眼里飽含了無限的柔情。我又不是木頭人,怎么會不明白她的心意呢。但是,心里有一個聲音一直在告誡我,不可,不可!我強忍住內心里升騰的欲念:“小嫚,我們這一生有緣無分,只能做兄妹了!”

她的手從我的脖子上松了下來,緊閉雙眼,一滴淚珠掛在了眼角:“常哥,我認命,但我真是舍不得你,你終究是要走的,啷個才能夠覺得你永遠沒有離開我?”說著,她躺進我的懷里,“那你就好好地抱抱我吧!我也不能讓你做對不起嫂子的事!”

她的身子無比的柔軟,一股馨香撲進我的鼻子。我就這樣一直緊緊地抱著小嫚,直到傍晚雨停,才離開白巖洞。

經過近三個月的調理,王韜濤能夠下床走路了,又過一月,他能夠打理一些簡單的家務。

“再這樣治療一個月,韜濤就基本恢復了。”這天傍晚,當我提出準備要回到達縣時,小嫚抿著嘴唇,點著頭:“常哥,我知足了。我懂你不是拆房子放風箏的人,你出來這樣久了,嫂子也一定想念你,這里就交給我吧。”

我離開平壩鎮鷹嘴巖,將編成的《手指識病歌》送給小嫚。她帶我一起趕到廟壩,去看望了她的父母親。告別的時候,她沒有像原來那樣難分難舍,只是在眼神中流露出依戀之情,并告誡我在行醫之時也要注意保重身體,不要讓她牽掛。

第二年春天,小嫚來信,高興地告訴我說她已經成了當地的赤腳醫生了,“常哥,我一直記得你說過的那些話,這個世上,沒有過不去的坎,只要堅強地活著,一切都會好起來的!”

(全文完)

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 | 達州日報社黨風廉政建設 舉報電話:0818-2380088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地址:達州市通川中路118號達州日報社412室
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四川省互聯網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 舉報電話:0818-2379260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51120190013 蜀ICP備13024881號-1 川公網安備 51170202000151號
達州日報社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
黑龙江福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