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州站列車時刻表 |達州最新航空時刻表|達城最新公交線路運行圖|達州日報社各平臺廣告價格|達州天氣預報 設為主頁|加入收藏
主辦:達州日報社 地址:達州市通川區通川中路118號
熱線電話:0818-2379260 客服QQ:159847861 新聞QQ:823384601
新聞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達州日報網通訊員群:243997895
  當前位置:首頁>> 美文 >> 

第十一章 說讀書:并非開卷均有益

更新:2019-10-21 11:16:04       來源: 達州晚報 

分享到:
手機讀報看新聞,下載掌上達州
作者:    編輯:龐嵐月

□張 琪

作者從事中學語文教學三十余年,在多年的《紅樓夢》研究中,銳敏地發現了《紅樓夢》的家教價值。認為現代家庭教育的種種熱點難點,無不在其中找到根源。比如家暴問題、早戀問題、溺愛問題、民主問題、平等問題、單親問題、監管問題等等。家庭教育是社會發展的基石,作者獨辟紅學蹊徑,從家庭教育的角度來鑒賞探究《紅樓夢》,思之,研之,遂寫下了《紅樓家教晬語》。

全書分為十六章,每一章先通過“走進紅樓”熟悉相關片段,再通過“家教晬語”議論有關家教問題;為了佐證該家教問題,還設置了“家教金箴”以名人名言或格言警句的形式,揭示人們對此問題的深刻認識或重視程度。某些家教問題,如果有經典詩文,或者警示時文,便在“閱讀鏈接”里予以收錄,以便參照閱讀。

該書于2017年7月由四川大學出版社出版發行,本報在“讀書”欄目予以選登,以饗讀者。

【走進紅樓】

片段一 

寶玉厭煩,茗煙獻書

導讀:進入大觀園與姐妹同住,寶玉開初高興,后即厭煩。書童茗煙為幫主子解悶,租來閑書送寶玉看。寶玉在看到《西廂記》《牡丹亭》等書的同時,也看到了趙飛燕、武則天等人的外傳。寶玉受到影響,不喜讀“四書”“五經”,不喜參加科舉考試;這與今天的學校不少學生喜歡看武打、言情小說類似。不少學生誤入歧途,耽誤了學業,酷似!

誰想靜中生煩惱,忽一日不自在起來,這也不好,那也不好,出來進去只是悶悶的。園中那些人多半是女孩兒,正在混沌世界,天真爛漫之時,坐臥不避,嘻笑無心,那里知寶玉此時的心事。那寶玉心內不自在,便懶在園內,只在外頭鬼混,卻又癡癡的。

茗煙見他這樣,因想與他開心,左思右想,皆是寶玉玩煩了的,不能開心,惟有這件,寶玉不曾看見過。想畢,便走去到書坊內,把那古今小說并那飛燕、合德、武則天、楊貴妃的外傳與那傳奇角本買了許多來,引寶玉看。寶玉何曾見過這些書,一看見了便如得了珍寶。茗煙囑咐他不可拿進園去,“若叫人知道了,我就吃不了兜著走呢。”寶玉那里舍的不拿進園去,踟躕再三,單把那文理細密的揀了幾套進去,放在床頂上,無人時自己密看。那粗俗過露的,都藏在外面書房里。

——《紅樓夢》第二十三回《西廂記妙詞通戲語 牡丹亭艷曲警芳心》

片段二 

黛說酒令,釵講書理

導讀:黛玉看了寶玉送的《西廂記》等書,不覺在說酒令時靈活運用了。這被寶釵覺察后,引出了一大通讀書的道理。從寶釵現身說法的情況看,古人是很注重子女讀書的選擇的,并非什么書都給子女看。因為有的書看了會“移了性情”致使不可救藥。曹雪芹透露的關于選擇讀書的觀點,應引起現代家長深思。

寶釵冷笑道:“好個千金小姐!好個不出閨門的女孩兒!滿嘴說的是什么?你只實說便罷。”黛玉不解,只管發笑,心里也不免疑惑起來,口里只說:“我何曾說什么?你不過要捏我的錯兒罷了。你倒說出來我聽聽。”寶釵笑道:“你還裝憨兒。昨兒行酒令你說的是什么?我竟不知那里來的。”黛玉一想,方想起來昨兒失于檢點,那《牡丹亭》、《西廂記》說了兩句,不覺紅了臉,便上來摟著寶釵,笑道:“好姐姐,原是我不知道隨口說的。你教給我,再不說了。”寶釵笑道:“我也不知道,聽你說的怪生的,所以請教你。”黛玉道:“好姐姐,你別說與別人,我以后再不說了。”寶釵見他羞得滿臉飛紅,滿口央告,便不肯再往下追問,因拉他坐下吃茶,款款的告訴他道:“你當我是誰,我也是個淘氣的。從小七八歲上也夠個人纏的。我們家也算是個讀書人家,祖父手里也愛藏書。先時人口多,姊妹弟兄都在一處,都怕看正經書。弟兄們也有愛詩的,也有愛詞的,諸如這些《西廂》《琵琶》以及‘元人百種’,無所不有。他們是偷背著我們看,我們卻也偷背著他們看。后來大人知道了,打的打,罵的罵,燒的燒,才丟開了。所以咱們女孩兒家不認得字的倒好。男人們讀書不明理,尚且不如不讀書的好,何況你我。就連作詩寫字等事,原不是你我分內之事,究竟也不是男人分內之事。男人們讀書明理,輔國治民,這便好了。是如今并不聽見有這樣的人,讀了書倒更壞了。這是書誤了他,可惜他也把書遭塌了,所以竟不如耕種買賣,倒沒有什么大害處。你我只該做些針黹紡織的事才是,偏又認得了字,既認得了字,不過揀那正經的看也罷了,最怕見了些雜書,移了性情,就不可救了。”一席話,說的黛玉垂頭吃茶,心下暗伏,只有答應“是”的一字。

——《紅樓夢》第四十二回《蘅蕪君蘭言解疑癖 瀟湘子雅謔補余音》

【家教晬語】

詩云:并非開卷均有益,常有糟粕讀不宜;孩子身邊口袋書,家長務必看仔細!

培養孩子的閱讀習慣,對于孩子的成長具有重要的意義。閱讀不僅可以提高寫作水平,更重要的是能擴充孩子的知識面,發散其思維,還能使得他在學習上游刃有余。閱讀量大的孩子,成績一般不會差到哪里去,而且還會成為高中時期的“黑馬”,綜合素質也會很高。

學生在校學習,閱讀是最重要的任務。不僅要讀課本,還要讀課外書。教育部在《初高中語文課程標準》中,都明確了中學生讀名著的要求。但學生的課外閱讀需要指導和監管。否則會讓學生誤入歧途。閱讀指導不只是在學校,家庭指導和監管也不可忽視。有人說:開卷有益;這話就大的方面來說,沒有問題;但是,就一個人某一階段來說,該讀什么,不該讀什么,還是很有講究的。也就是說,就某一階段而言,開卷未必都是有益的。我們經常聽到說:少兒不宜,未成年人不宜,恐怕就是針對這種情況說的。

明白了這個道理,我們再來看看寶玉的讀書。

按照賈政以及私塾里賈代儒老師的要求,肯定是讀“四書”“五經”之類。

賈政特別重視“四書”,連《詩經》等都放在其次。在第九回,賈政曾經要求書童李貴轉告賈代儒,背《四書》最要緊:賈政……因說道:“那怕再念三十本《詩經》,也都是掩耳偷鈴,哄人而已。你去請學里太爺的安,就說我說了:什么《詩經》古文,一概不用虛應故事,只是先把《四書》一氣講明背熟,是最要緊的。”

在小說中,有賈政檢查寶玉讀書的情節,我們可以從七十三回寫寶玉備考來了解寶玉平時讀的什么書:

如今打算打算,肚子內現可背誦的,不過“學”“庸”、兩“論”,是帶注背得出的。至上本《孟子》,就有一半是夾生的,若憑空提一句,斷不能接背的,至“下孟”,就有一大半忘了。算起“五經”來,因近來作詩,常把《詩經》讀些,雖不甚精闡,還可塞責。別的雖不記得,素日賈政也幸未吩咐過讀的,縱不知,也還不妨。至于古文,這是那幾年所讀過的幾篇,連《左傳》《國策》《公羊》《谷粱》、漢唐等文,不過幾十篇,這幾年竟未曾溫得半篇片語,雖閑時也曾遍閱,不過一時之興,隨看隨忘,未下苦工夫,如何記得。……如今若溫習這個,又恐明日盤詰那個,若溫習那個,又恐盤駁這個。況一夜之功,亦不能全然溫習,因此越添了焦燥。

由上可知,寶玉讀的書有“四書”,“五經”,有《左傳》《國策》《公羊》《谷粱》、漢唐等古文。從現在看來,寶玉讀這些書是屬于經典閱讀的范疇。可讀這些書的目的,是為了參加科舉考試,寶玉便極度厭惡。

寶玉在對讀科舉書、八股文厭煩時,會找什么消遣呢?

在第二十三回就寫到寶玉偷看禁書之事。寶玉進了怡紅院,開始興致很高,寫了幾首即事詩,到處流傳。不久感到厭煩。茗煙(寶玉小廝)為了讓寶玉開心,遂到外面買了古今小說以及傳奇腳本回來給寶玉看。寶玉選了文理細密的幾套放床頂上趁無人時偷看。一天寶玉拿著《會真記》到園中石頭上坐著看,被葬花的黛玉撞見,見敷衍不了,只好把書給黛玉看。看后,二人互用《西廂記》嬉戲,寶玉說黛玉是“傾國傾城的貌”,當黛玉威脅要告訴舅舅等人時,寶玉立即嚇的不得了,黛玉便說他是“銀洋蠟槍頭”。

茗煙帶進去的是些什么書:把“那古今小說并那飛燕、合德、武則天、楊貴妃的外傳與那傳奇角本買了許多來,引寶玉看”。

上面提到的人,都是古代的“艷星”,都有不堪的“艷事”。比如說合德,何許人也,漢代美女,趙飛燕之妹。漢成帝,為了與她交歡,本來一夜只能吃一顆春藥,結果卻吃了七顆。二人徹夜交歡,最后漢成帝死在趙合德身上,趙合德自知罪孽深重,遂自殺。

說到茗煙給寶玉租趙飛燕等人的外傳,脂硯齋批道:“書房伴讀累累如是,余至今痛恨。”“自古惡奴壞事”。在回后總評寫到:書中有女美如玉,誤盡天下蒼生。大奸大盜,皆從此出。由此可見,那些所謂的外傳,是多么的淫穢不堪。

這里實際上是給語文老師和家長提出了一個問題,如何對學生的課外讀物加以指導和規范。防止“少兒不宜”之類的“枕頭加拳頭式”的俠義言情小說,使學生誤入歧途。

關于這個道理,《紅樓夢》后面的情節還提到。在四十二回中,黛玉行酒令時,提到了《西廂記》和《牡丹亭》里的句子,被寶釵教誨,認為不能讀了這些“移了性情”。

在勸說黛玉時,為了打消黛玉的顧慮,寶釵首先承認自己也看這樣的書。然后再講道理。女孩不認得字是好事,如果認得字,只應看正經的書。如果看了《西廂記》等雜書,就會移了性情,不可救藥。順勢寶釵還講了男人讀書的道理,男人讀書在于明理,輔國治民,作詩寫字都不是份內事。如果做不到不如不讀,不如耕種買賣。寶釵的這一番道理,是中國封建社會幾千年讀書的大道理,不僅黛玉服,恐怕讀者也只有跟著服。故脂硯齋評曰:作者一片苦心,代佛說法,代圣講道,看書者不可輕忽。不過,作者似乎不只借寶釵之口傳道,她說“只是如今并不聽見有這樣的人,讀了書倒更壞了”,顯然諷刺了當時社會的士大夫,不會讀書,不懂讀書之道,讀了書反而更壞。這就是作者在借題發揮,傷時罵世了。

筆者在中學多年從事班主任工作,也多次在學生寢室里、在學生書桌內發現不少口袋書,內容不堪閱讀,一些學生也曾沉迷、沉淪,嚴重的耽誤學業。曾經有一位家長,是一位法律工作者,發現兒子成績下降了,來校了解情況,結果發現兒子在偷看黃色書籍。在弄清書籍來源于校門外的小書店時,不禁勃然大怒,說一定要起訴那些售賣、出租黃色書籍的書店經營者。家長的痛心疾首和義正詞嚴,讓我增強了在教育教學中加強對學生讀書指導、嚴禁黃色書刊影響學生身心健康的責任感和使命感。

【家教金箴】

凡讀無益之書,皆是玩物喪志。 ——(清)王逸  

做家長,不可忽視子女書包內的課外書,不可忽視子女枕頭下的繪本書(多帶有色情內容)。

讀一本好書,就是同一個高尚的靈魂對話!

取其精華,棄其糟粕;

書猶藥也,善讀者可以醫愚!

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 | 達州日報社黨風廉政建設 舉報電話:0818-2380088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地址:達州市通川中路118號達州日報社412室
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四川省互聯網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 舉報電話:0818-2379260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51120190013 蜀ICP備13024881號-1 川公網安備 51170202000151號
達州日報社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
黑龙江福彩